欢迎来到信阳职业学院校友会!
当前位置: 首页   >   历史钩沉   >   岁月留影   >   正文

怀念信阳卫校——我的母校

作者:    信息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3-03-14

“我是一个毕业于信阳卫生学校的漯河人。阔别母校近十年了,十年里,常有回去看看的念头,无奈总是心有余而力不从心,琐碎事务缠身而迟迟不能成行。

怀念学校里那一口小塘,怀念学校里那一排杉绿,更是怀念学校里昔日的师友……

可有熟悉信阳卫校的朋友,或者信阳卫校的校友,告之学校近况一二……”

这是我去年的时候,无意间走进信阳吧,油然的想起信阳卫校——我的母校,所留下的一个帖子。没想到竟然被加了[精品],更感动的是有卫校的许多校友回帖以及加我的qq。

闲暇下来时,十多年前在信阳卫校的学习生活,又仿佛历历在目一般。不由得想信手写下一二与校友们、昔日的师友们以及信阳的朋友们交流,见笑了。

1993年,初中毕业的我被信阳卫生学校录取了,检验专业。这使我颇感意外,因为我没有报考这所学校,能够录取,现在想想可能是中招志愿表上我同意专业调剂造成的。十年前乃至更久一些的学长们都知道,那个时候读中专甚至比上重点高中都难。再说还是统招,学费相对要少。

学校怎么样?专业怎么样?毕业后好不好找工作?家里没人是从事医学工作的,忙向相识的有关人员打听。说真的,当时河南卫生界对信阳卫校还是评价很高的,由于没有象今天这么多的本科专业的冲击,当时的卫校护理、检验、药剂以及医疗等专业的毕业生由于过硬的素质,还是很受医院等用人单位的欢迎的。包括工作十几年后的今天,再看看,早些年毕业的信阳卫校的学生,都成为了单位的骨干或走上了领导岗位。

对于能够在几百里外的另外一个城市上学。当时的我还是有些憧憬有些兴奋,并且信心十足的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穿上了至今还在穿的白大褂,干起了至今还在从事的医学的行业。第一故乡是生我的漯河,第二故乡便是信阳了,好在离的不远,于是可以在周六周日在第一故乡与第二故乡之间穿梭。外出的时候,我总是把“信阳卫校”的校牌佩带在胸前,真是以成为一个卫校学生而感到自豪。

信阳卫校学生食堂的饭菜价格的上涨,贯穿于我的三年求学生涯。举例来说,最早的一个馒头5分钱,毕业时竟然2角一个了。这还不算,厉害的是菜的价格,最开始2毛钱就能打一份荤菜,涨到最后,没有1元以下的素菜,没有2元以下的肉菜了,平均涨了10倍。当然,也有一次占到了学校一次便宜,大约是95年吧,卫校南面的那口小池塘(据说原来是游泳池)里浮萍疯长泛滥,造成缺氧,奄奄一息的鱼浮在水面,学生科和后勤科捞起了几百斤。我的一个同班姓胡的光山籍同学趁着月色,不知怎么弄到手一条,至少三四斤重,约我分享,喜出望外,正好学生食堂有一小灶老板是同乡,连夜加工处理。每人来一瓶鸡公山啤酒,那晚的鱼,似乎是这辈子吃的最香的鱼了。

说起鸡公山啤酒,也显摆一下我的酒量。入学之际,我的最大酒量是不到一瓶啤酒,毕业时,能喝一瓶多乌龙特曲(似乎是淮滨产的,52度)。那个时候,喝不起太好的酒,两块钱的乌龙特曲也就很不错了。晚自习后,同寝室的几个一招呼,每人凑上个两块钱,拿上饭碗饭缸去学校食堂炒上几个小菜端到寝室,再加两瓶乌龙就能痛痛快快折腾到半夜。偶有林校、商校老乡来访,二十元之内也完全能够做到酒足饭饱了。学校北边不远东方红大道上竟然还有一个酒厂,拿壶去灌上几斤散酒,也是别有情趣的。以至于喝习惯了鸡公山,毕业后到漯河很长时间不能适应本地啤酒,有些酸味。

喝酒,在学校是被严厉禁止的。喝的多了,难免不被发现。那时候的学生科长一个姓马,一个姓冯。特别是后者,以严厉著名,全校有“作奸犯科”者无不闻其名而胆颤。好在喝酒不惹事,也算不得什么大错,三年期间总共写了一份检查交了 一次罚款,罚款2元,我交的是饭票,竟然也可,检查的内容早就忘了,依稀记得一句是:给班级抹了黑。

抹黑的事情不仅仅是喝酒。那时卫校实行值周制度。也就是每个班级都有轮流承担学校卫生、夜间安全巡逻、检查寝室卫生等任务的机会,在此期间不上课,那可是我们望眼欲穿的好日子。最后一次值周,似乎是快毕业了,不由的涣散了下来,趁着到女同学们寝室检查卫生的机会,看到有水果之类的零食,忍不住有人偷吃一些,或者拿回来与大家特别是女同学们分享。谁知道丢零食的女同学心细,香蕉剩了几个,甚至从哪里掰开的都记得。于是被全校通报批评。不过我们丝毫没有愧疚之意,似乎还有梁山好汉一般的豪情。

全班42个同学,其中男同学10名,女同学32名。如今星罗棋布的散落在了各个地市。郑州2个,信阳卫校附属医院2个,商丘、驻马店、安阳……。当年的老师们,田老师、米老师、江老师、刘老师……一定还好吧!。再聚首,何其不易。最近的一次聚会,也是2006年11月偶然在郑州的一个会议上碰见,虽然只有七八个同学,也是分外亲切。不由得由想起讲起那时的趣事。记得一个淮滨的吴姓男同学在一帮寝室好友的怂恿下,大胆的约一个临颍的女同学在晚自习后到操场聊天。谁知道一句话就吓跑了人家。男同学在自我介绍时说:“家里有咱爸、咱妈、咱哥……”,由于方言不同,在临颍那里,“咱”这个词多用于兄弟姐妹或则夫妻,一家人才能称“咱家……”。第一次聊天就以“咱”相称,人家怎么会接受呢?无心之过,传为同学间的笑谈。

人要成为人才,外因固然重要,但起决定性因素的还是自我。理论知识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学会以后工作的态度和原则,三年的学习时间一晃而过,只有珍惜才不虚度,才不会在十年、二十年后感到蹉跎。只要你是金子,总是会发光的。

朋友们好!何年何月,我们还能够再坐在一起呢?地老天荒,沧海桑田……你的微笑永远永远鲜活在我心里。我的思念……雪花般飘飘扬扬……也许今生无缘再相聚。三年的道路,我们风雨同舟过,一起挥洒过共同的理想……从没后悔过!

图为原信阳卫校游泳池